late in autumn

非常庆幸的是
他是有了新恋情才骨折的
如果是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发生这种事
远在国内的我除了哭什么忙都帮不上
肯定干着急地要死,却无能为力
而他也没人照顾,不知道会怎样。
想来两人都是一样绝望吧。

现在好了
我一身轻松,只不过不痛不痒关心两句。其实我们都知道两人已经毫不相干
而他也有人衣不解带照顾起居,让人放心。

已是万幸了。

今天一个男生说他把游戏id改成了
妮妮是个小天使

哇莫名想哭
好久以前崩崩崩里他的id这么巧的嘛叫
小天使妮妮的爸爸

哭唧唧
什么沙雕名字

¥89.00

购买链接

kinbor云中白鹤A6日记本手账本

找到了一个超酷的音乐app
却无人分享
无人分享
为什么一定要
找个人分享呢

毫无修饰的天空

半个月前的夕阳余晖

今天我穿了新买的衣服去上班
台风好像离开我们这里了
但是还是很凉快
早上的豆腐饼不好吃
只是在想找你分享这些的时候
我才会想起你
并不是想你。

上个月和他离开常州的时候
看到一片茂密的绿色
我想这里很美,以后再来一定会下车看一看
旁边有个寺庙,还有一个什么屠纪念馆
我一定会记得

一个月后
鬼使神差一个人又经过这条路
愣了很久都没有印象
直到看见那篇树林
这次我会记得
这条路
武青北路

自由和孤独相伴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